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9.01.30  再见不见 <<22:27


其实今天没什么好写的~
去姑姑家的时候也完全没有想起来今天是姐姐的生日。
回到家的时候看了下电脑上的时间~才发现今天是一月三十号~是姐姐的生日~
可惜这个大家团聚的时候她还得在英国念书~所以不能当面对她说生日快乐了~

其实也很神奇。
虽然都是独生子女,但是身边的表哥表姐不少。但是从来没有叫人哥哥姐姐的习惯。总是直接叫名字的。只有这个姐姐是从小叫姐姐叫到大的~

嘛~大洋彼岸不能送你什么~只能对你说生日快乐咯^ ^

No.41 / 朝暮 / 留言。4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25  Happy New Year <<22:45


newyear.jpg

兄长乃是坏淫=3=~粗小弟豆腐~咩嘿嘿~

嘛~民那桑~新年快乐XD~

No.39 / 朝暮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23  [紅綫]五 <<16:02


【沙】

天空會落下的那些透明的液體,以及人的眼中流淌出的晶瑩液體,它們有何不同。

很多年以前,赦生以爲它們是一樣的。
那些液體憑空生出,在空氣里冷却,劃過皮膚。滴濺在地面上,濺起細小的花,又迅速融爲一體。他不曾看見。

他喜歡在雨季的時候,在黑暗中描摹那些雨花的樣子。瑣碎而又親近的雨音,宛延了一地。
相反,螣邪郎不喜歡雨季,那是潮濕而又煩躁的日子。所以在那個時節,他時常會躲進赦生的屋子,躲避不見其他人,直到九禍差人把他找出來。

而這個雨季,他們無法像以前那樣窩在一起。
荒漠浩瀚,很少下雨。這關河邊垂,到了這個時節也不過十天半個月才下一次雨,有時候更漫長。

光陰荏苒,時間一直在往前走。赦生有時候會想,他們已經囬不到過往,或許從他們踏上這片土地時就囬不到過往了。

元禍天荒死的時候,他們与塞北鐵騎正在進行一場厮殺。

赦生的長戟劃出破風的聲響,埋進一個人的胸膛中,拉帶間,濺起一片溫柔的液體。那些略帶腥味的液體落在他的面龐,戰袍上,很快又被灼灼烈日所蒸騰,乾涸。腕間翻轉,長戟化作長蛇,簡潔靈敏的擊向另一個敵人。
暗紅的液體落在沙塵上,馬鳴与風嘯,狼煙烽火,荒沙漫天間卷起的三千塵囂,在一聲低吟后,倏然靜止。

他聽見鴉雀拍打着翅膀爭先恐後的沖上雲霄,繁華落盡后的空餘之燼掙扎的火光跳動聲。是風沙吧。先是習習簌簌的,而後越發嘈雜,那些破膛的血光連帶着呼嘯的風聲,所有的一切皆被風沙所掩蓋。
他想起他的話,他蒼凉的聲音,在風沙中漸漸淡去,飄散中風中,亦或者被掩埋。

小鬼,這是戰場!不容你分神!
身前傳來兵戎相交的聲響,以及螣邪郎怒氣衝衝的聲音。
他不敢怠慢,轉身投入戰局。

這場戰鬥中,元禍天荒的確是死了,被人斬斷了頸項,噴薄而出的鮮血染紅了大半衣裳。他的尸體与一些小卒一起被埋進了黃沙之下,等待化作累累白骨。

赦生覺得他也許會高興吧。這樣他便与別見狂華永遠在一起了。只是者無邊寂寂黃沙之下真的就能找到那一人么。
他將他生前常喝的劣酒洒于地下。酒味四散開來,仿佛他還在那裏,用那比風沙更寂寞的聲音與他說話。

一件毛裘從頭蓋下,熟悉的氣息從後面擁住他。
小鬼,死了的人,回不來。

他忽然感到害怕,囬身緊緊擁抱住那個人。
如果只是普通人就好了。
戰勝戰敗,殊途同歸。一場浮生,餘夢未盡。男兒爲國家拋頭顱,洒熱血,也算是一場春秋業了。
只是……還有割捨不下的東西。
螣邪郎的話里有男兒的驕,皇子的傲,有戰士的血性与看穿。獨獨那句未說出口的,化作一池秋水,在心口漾起一片漣漪。

這塞北的風沙永遠不知道疲倦的飛卷,迷了誰的眼,斷了誰的思念。在一起的人緊握雙手,死了,又要執起誰的骨。
他靠在他的懷裏,眼睛茫然的望向遠方。

不想葬身在這荒漠。
因爲,太寂寞。

-待·續-

-------------------------

更新一節~當作新年禮物好了XD

No.36 / 落花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16  明月光 <<19:52


各在一方人海茫茫
谁又比谁的相思长


昨晚上受桃推荐一边听这个版本的《明月光》[就是blog里放的这个版本]一边看《铁剑春秋》,于是昨晚听了看了,心碎了TUT。。。[好啦~其实是HE。。。但是还是很心碎啊orz~抱着PSP翻滚~]

=u=今天和亲爱的出去晒蘑菇了~整天宅在家中养蘑菇也是不行的~
嘛嘛~必胜客的下午茶还是不错的~[已经撑的晚饭不想吃的人]
新出的馥郁布朗宁蛋糕很好吃=v=

20090116565.jpg

喝完下午茶又从街的这一头吃到街的那一头~居然看到了小时候吃的棉花糖><[就是那种毛茸茸一大坨绕在棒上的那种]还真是大啊~囧rz~虽然长得还是那么可爱~但是还是那么甜~果然还是和亲爱的分食了比较好~

回去前去了优の良品买棒棒糖和罐子= =+
好吧~其实我对那里的棒棒糖觊觎好久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下手~囧~
罐子这次买的是hello kitty的~上次买的是萤火虫之墓的~其实一方面是想收集罐子啦~不过那个糖也蛮好吃的=u=

20090116568.jpg

回到家~娘亲大人告诉我成绩报告单邮来了~果然这学期只有第五名~囧~我就知道这学期拿不到前三了~其实科目成绩是不差啦~就是那该死的脑残学校搞P个5S分~老子今年从宣传部光荣退役了~没分混~奶奶个熊~TUT~

在手机里发现学期结束前拍的一张天空~云层的排列很有趣~于是就拍下来了=u=

20081223563.jpg


No.32 / 何昔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15  红线·贪 <<18:24


——贪,贪求。欲求总是得不到满足,贪念太盛,每每不够。就算杯子满溢,仍然伸出手。殊不知,讨来的,都不是应得的。

红线-贪

<局部>
红线 贪

麻薯君,我得了不治之症。
惊~汤团君你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你猜……
冻疮脚气还是秃头[= =||||]
你去西奈!!!
囧rz~
相思病算不算不治之症……
啥,你想我想的得了相思病[=口=||||]这倒霉孩子~
好倒霉啊~
……

汤团君阿汤团君~为毛我们的对话总是充斥着冷感与喜感。。。


No.31 / 朝暮 / 留言。1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14  往事 <<20:50


前两天右手在板子上蹭的地方长了个冻疮~昨天右手中指[= =||||]握笔的关节处又长了个。。。orz
现在真是不画画就闲得发慌,不写blog就难受[我还是真是自虐阿orz]

快过年了~换个喜庆点的版面[喜庆么?囧|||]

话说我还真是画花残废阿~太残废鸟TVT~不过那小赦宝宝还真是我第一次画小正太阿~囧rz。。。于是我发现我貌似经常会画大爷的侧面~囧了~我不是故意的口牙~

hxj.jpg

残废的花TVT
hxj副本


No.30 / 朝暮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11  红线·慢 <<00:46


——慢。人间情,令人变得恍惚迷醉,浑然不觉时间流逝,一回眸,已是百年身。

hx 副本


<局部>
hx.jpg


被受桃子勾引去玩大话3~囧~玩之前读了一下十八主角的故事~
果然我还是最喜欢狐不归的故事了=v=
灵吉菩萨要狐不归领悟人世九宗情才肯将情谱交给他。
九宗情尝遍,一切皆以尘归尘,土归土。

除了画魂以外最喜欢的就是狐不归了~[囧~滚滚是软肋]
很想画他= =可是在下笔之前不小心又给霄叔叔给萌了回去orz。。。

于是就在红线系列图,狐不归以及霄叔叔之间纠结了= =||||



No.29 / 朝暮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09  生死相傍 <<00:51


生死相傍

凄怆如我 我为何人
何人共醉 生死相傍

朝生夕生 朝死夕死
朝夕相伴 生死相随


于是终于画了《红线》的相关图TVT~小图文估计又要给我爬墙爬掉了~
其实没有在听紫檀香~但是画的时候却是在心里一直念叨着这几句话~=v=||||
毛控发作~囧~
为毛我觉得小赦赦又给我画攻了XD~

No.28 / 朝暮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07  第四次离别 <<23:18


他们总是在分别,又总是在分别后不断相遇。

其实算是一见钟情吧。
我始终这么认为。
尽管彼时他尚且是一个花花公子。

第一次离别,是在偶然遇见的四个月前。
他用一千元钱买走了他的第一次。
一场交易,仅此而已。

记得他在出狱后说,我跟你,是天生注定得走在一起的,我很高兴。

彼此埋下记忆。
此后便是一场生死绞缠,在劫难逃。

他对他说,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了,也就是说要散了。

所以第二次,他去他的居所,撞见他与别人在一起的光景。
他说,我不知道你正忙着呢,我先走了。
他追出去,然后他们在电梯口大声地吵架,不顾及他感受吼着,你不给我玩你给谁玩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以为还能找到个像我这么出手阔绰的客人呐。
然后他走掉了。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
朋友的妻子得了重病,旦夕,经历悲伤。
他以为他要淡忘他的时候,他听说他在某个工地前面吃饭。
然后他发现他原来是如此的想念他。那个人原来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填满了心中。

夜晚,下班的人的自行车如同音乐般迷乱的穿梭。
他在这样的夜里茫然,在车里睡着……直到他走过来,用手轻轻触碰他。
然后你就这样看见他,用力把他拉入怀中,狠狠地拥抱,鼻腔中充满他的气息。他在他的拥抱中用力的哭泣,听不清他的低语。
他们无法彼此割舍,因为他们注定要在一起。
他给了他很多钱,车,还有房子。
他一点点的装修他们的房子。
是的,他以为等到房子装修完,那是他们的家。

然后有一天他遇见一个女人。
他以为他是一个可以给女人幸福的男人。
他告诉他,他要结婚了。

离别前,他们又一次的争吵了。
最后,他走过去,面对他,脱下自己的裤子。
他愣住了。明白他满心悲凉。
他蹲在那里,哭得很伤心。

这是他们第三次离别了。

再见面,他已离婚。彼此在机场匆匆路过。
彼时他已二十八岁。他们错过了太多的时光,终于渐渐懂得珍惜。
他的公司出了状况,他要送他去美国念书,而他锒铛入狱。
他自然是没有离开的。
他卖了以前他给他的房子,他给他的车,以及很久以前他给他的钱。
他说,我他妈的是不是有病?我是怎么可能这么喜欢你的?

他在雪天带他去他拍照的地方。
他叫他唱歌,那首他那时每天都在听得歌。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段。
他的面容纯净,对他唱《最爱你的人是我》,他在一旁轻声和着。
然后他们彼此依靠。

那个早晨,他上班,出门。
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白布下,他的面容安静。
他的鼻翼抽动,哽咽,然后蹲在一旁恸哭。
那是他们的第四次离别,也是最后一次离别。
浓的化不开的爱在死亡以及泪水之间蔓延开来。
本是老套的剧情,或许正是因为彼此是同性,才显得这份爱弥足珍贵。
而我亦在那每一声恸哭中,泪流满面。

这部电影本是很早了。
只是彼时,对于演员的偏见而迟迟没有看。
在看《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时候,只觉得刘烨是个略带妩媚的男子,有一点阴柔感,不很喜欢。
但是这种不很喜欢在看了《蓝宇》后颠覆了。
那个眼神略带忧伤的蓝宇,那个看着爱人时满脸稚气的蓝宇,那个在雪地里微笑着面容纯净的蓝宇……
因为这部剧而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男子。

已经很久没有为一篇文,一部电影而掉眼泪。

还记得期间,悍东的父亲去世了。 他感叹,人死了,就什么都完了。
他在旁边看他,很认真的告诉他,没完,留下来的记忆阿……还没完呢。

后来他死了,影片的结尾他这样说着。
每次路过你出事的地方我都会停下来 ,但是心里却很安详 ,因为总觉得你还没走……
这份爱,究竟至死方休。


No.27 / 何昔 / 留言。4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05  about 上海-双年展 <<16:41


十一月的时候与汤团君一起去上海参观双年展。
今天整理图片的时候猛然发现这些图片。

20081107542.jpg

那日有雨,时大时小,上海美术馆的洋楼高耸,喜欢这个建筑。

20081107547.jpg

墙壁湿润,爬了半墙的爬山虎,蚂蚁其实是艺术品。

20081107544.jpg

放在楼边的轨道与火车。上海到哪里,模糊不清,不知真假。

20081107548.jpg

展厅里的艺术品。其实我一直喜欢用手机拍摄,喜欢那种暧昧的颗粒感。
但是在这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地方难免会自惭形秽。

20081107552.jpg

用红酒描绘的城市,是我很喜欢的作品。

20081107558.jpg

关于上海的模型。

20081107559.jpg

倒吊的灯,做成建筑的姿态。

No.25 / 何昔 / 留言。5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01  夏目 <<21:58


月下香副本

好吧~我努力了~可是我还是画的很不像= =
我果然非常不擅长这种治愈的风格orz~
夏目友人帐啊~我在秋天的末尾看的动画。
很喜欢绿川幸的风格。

喜欢夏目,喜欢猫先生,喜欢田沼同学,喜欢那只长的像女孩子的小狐狸~
喜欢最后一集夏目和田沼同学带着小狐狸去看烟花的那一段~果然是美好的一家子XD~


No.23 / 朝暮 / 留言。4 / 引用。0 // PageTop▲

2009.01.01  最末日 <<00:29


我面对着她的照片与文字微笑。
望见我年少时的臆想。


2008年12月30日,凌晨。

我在极其困倦却又不想入睡的夜晚游荡到那里。
是在寻找什么,从谁的blog到谁的blog,直到抵达那里。
我已经忘记了。

然后深深的被她吸引。
仔细阅读她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翻看那些拍摄的极为良好的照片。
然后想起安那个女子。

那是我极其喜爱的作者。
她的文字一贯的晦冷,透露着早春的薄凉。
在我年少时阅读的那些文字,亦是她年少时写下的。
彼时她尚且是个桀骜的女子。或许相信宿命。

后来,从《清醒记》开始她开始日渐蜕变成一个心智成熟的女子。
曾经常去她的blog看她写下的文字,拍摄的图片。却从不留下痕迹。
长久之后,在昨日再去时,听见姬神的音乐。
不禁莞尔,原来在不经意间我还是可以触碰到她的轨迹。

他们不喜欢她的《素年锦时》,可我却相当的喜欢。
我在独自去上海的清晨六点半的火车上阅读它。
在与汤团君两人偷偷逃离苏州的两天里带着它。
那是属于她的追忆似水年华。
没有从前的颓靡与激烈。
就那样缓缓流过,一点一点地回忆。
那样很好。

背灯和月就花阴,十年踪迹十年心。
在一个偶然路过的地方,看到自己曾经的意念。
那是极好的感受。
少时长久的一段时间里,我臆想能够成为安那样的女子。
不受拘束,行走,写字。
然而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体,她是我所喜欢的安,而我永远无法羽化成她的样子。
在很多年后的现在,我依然会怀念那个岁月,那个梦想。
或许它永远无法完成。

新的一年的烟花在窗外亮起。我知道十二点过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尚且沉迷在那个游戏不可自拔。
昆仑仙境的桃花,瑶池的仙鹤,新年的礼服,情人的告白。
离开了,记忆不能忘却。

打开QQ与短信。
收到他们的祝福,新年快乐。
很高兴。
新年快乐。

于是这篇日志从2008年写到了2009年。笑。

No.22 / 何昔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