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9.02.19  飞鸟怅 <<20:48


bird副本

少年的时候,你站高处,看着那些飞鸟扑打着翅膀远去。
你学着它们的姿态,张开双臂,迎风而立。

那个时候,你不知道你终究也会有一天,会像那些飞鸟一样远去,并且再也不会回到这片净土。

那天风很大,你的身影在风里恍惚。
大概是开心的,带着童稚的心性,尚没有成为那个正气的男子。

喧嚣的年华,将你少年的身影布上斑驳的痕迹。
那些逝去的时光在荏苒里摇摇欲坠。就像你闭上眼睛前看到你那时身影一样,摇摇欲坠。



No.57 / 朝暮 / 留言。8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19  缱绻 <<04:03


缱绻时,花正浓,春风似少年。
一相拥,两长眠,曲终人不见。

kiss1.jpg

折腾个html折腾到现在。。。我快要西特了= =||||
TUT为毛首页怎么改都是无法变成半透明的~为毛点进去就是办透明的了~为毛这是为毛![sto]
欺负我不懂html代码~TUT~网上看了半天教程还是没用orz。。。
无力倒地~亮度调调低~看起来别那么突兀就可以了~我真的无力了~能力不足[捂脸扭头]
有高手懂怎么弄~高兴得话就给我支吾下~不高兴我也就这样了orz~

这张图画的还是很开心的~[众:是这样么~某:= =||||看天~大概是吧]
于是又懒得上色了orz

No.56 / 朝暮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18  [红綫] 六 / 七 <<16:05


【湮】

他還記得一個人的時候,服侍他的一位年老宮人教他曡花燈。
柔軟而有韌性的紙,在指尖翻轉。他不知道它將變成何種姿態。
那老宮人告訴他,那是睡蓮的姿態。
她在初夏的時候采摘下池塘里最早開放的一朵蓮花放在他的手心里。他用手指悉數著花瓣,与紙不同的感觸,捧在手心里,水靈靈的。

那宮人告訴他。每年陰月初五的時候,他們會在河流里放下那些花燈。他們相信,那些花燈能够將他們的思念与祈願,傳遞給死去的人們。
後來那宮人消失在深重的牆隅之內,大概是死了。他便再未曡過。

再后來,螣邪郎就出現了。
他追着他的脚步,踏上這戰場。
他說,死了的人,回不來。

他在沒有安全感的荒蕪之地握緊他的手。他的手大而厚實,因練武而粗糙生茧。
他說,知道嗎,小鬼,我有點後悔帶你出來了。
他皺眉。
他笑著拍拍他的腦袋,不是低估你的實力。
他低頭輕喃,我知道。

寒光縱掠,血灑秋風。舉目見日,不見長安。

赦生已不記得他与螣邪郎在這邊陲之地挨過了多少時日。
這長久之中,偶爾有兩次隨螣邪郎回城。見了女帝,寒暄幾句,幷無多言。
或許那是他生命中可數的見她次數中,最深刻的兩次。
那些深淺的記憶像六月的一場烟雨,在生命中淅瀝作響。

而大戰,如約而至。

風沙飛揚,金戈鐵馬,青塚黃昏路。
靜謐的呼吸聲,馬蹄不安的踏動聲。是對戰事的熱血,還是對歸去的渴盼。
他已快不記得那紛雜的時景。亦可能,忘記了才是好的。他只知,風是冷的,血是熱的。
他在他的身邊,不在是看著多年前他遠去的步伐,只能靜默等待。
點紅塵,髪沾霜。長戟揮動間,惊起一片鴉雀。
匆忙間,他看見他們的流年。

他第一次抱起他,說,我是你的兄長。
他在他病了的時候照料他,說他若死了,便拿走他的小指。
他離去的步伐聲,在宮人的切切私語中,愈發響亮。
……
還有太多的記憶要去用力記住,所以誰都不能先走。
他握住從後面偷襲他的刀,血從指縫間流下來。他微微揚起嘴角。

【華】

雨停了。
他靠著廊柱子傾聽雨水滴落的聲響。
喂,小鬼。
遙遙聽見他的聲音,他忍不住低笑。
這個人,不管過了多少年,總是這個樣子。
不過……也好。

螣邪郎,去曡花燈吧。
小鬼,你說什麽。居然去叫本大爺做那種女人做的事。
……

螣邪郎一如既往的握住赦生的手,往裏走。
他的左手五指間有一道淡紅色的傷疤,像一條紅綫牽連在指尖。

兩個人的身影緩緩走到深處,最後消失在草木青翠的苑落之中。

一往情深深几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完】

-跋-
這是我第一次寫同人。其實還真是一時衝動想寫的故事。沒想到會得到這么多支持。能看到那么多字,那么多回復,真的很感動。
但是本性難改,短短一篇文拖了這麽久。[囧]
我是那種無法擺脫文字對紙張眷戀的人。所以這個故事我是先寫在本子上,再打上來的,正好再畫畫的話,即使那一段寫完了也會懶得敲上來,于是更新速度就更慢了。。。[衆:去西奈!]
其實是最近有了想寫的新的東西,于是終于决定把這篇先寫完了。
這個故事,寫的是比較隨性的。其中融合了我曾經很多想寫在其他文裏的情節。
不過很可惜,那些故事現在都已經被我弃置了[=_=|||]
所以能寫完這篇文我也是很高興的。
本來是打算讓他們一起死去的。前兩天在本子上寫著寫著。忽然就寫下了這樣的結局。我果然是虎頭蛇尾的人啊。。。[orz]


No.55 / 落花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17  last friend <<16:45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部很寂寞的剧。
大概是一边治愈,一边寂寞着吧。

share house里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心理问题。
美知留的心里定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瑠可的性别认同障碍,小武的性爱恐惧症,绘理的都市恐怖病之一,孤独,宗佑的冲动型人格障碍。
遇到问题的时候,share house的每个人都会给予对方慰藉。但是自己内心的寂寞,又该如何搁置。
所以很寂寞吧。

片子的开始,是怀孕的美知留面朝大海的场景。
海水很蓝,天空很蓝,女子的声音很温柔。一切干净的没有杂质。
就那样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可是内心的寂寞却是无处排挤。

美知留是令人心疼的女子。
软弱无依,遭受着宗佑的家庭暴力。却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其实宗佑也是个可怜的人。虽然他的暴力令我厌恶他。[真的没想到亮君会演那样的角色= =]
看到后面就可以知道,宗佑其实并不是没有爱心。
而是他太爱美知留了,因为少年的遭遇令他害怕失去,以至于这种爱变成了束缚。

或许这部剧中最让人治愈的,还是小武。
但是,小武看着瑠可的寂寞眼神,却还是让人感到很寂寞。

而绘理的病症,在这个社会中已经是再常见不过的事了。
生活平实,缺乏陪伴交心的人,所以人心却越发饥渴。

其实要找一个真正能够了解自己,能够体谅自己,能够相互慰藉的人真的很难。
此爱无边,此恨绵长。爱恨之间,两眼茫茫。
而那些错失的记忆,即使深埋在心底,就算是毁尸灭迹,当有一天再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难受的无法呼吸。
索性,还能遇到一个人。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My baby, say you love me.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
一人にさせない

No.54 / 何昔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14  prisoner of love  <<21:49


其实我前几天一直没有意识到2月14这个日子= =|||
昨天跑去小碗儿的专坛才发现~嗷嗷~今天是2月14阿!!我居然忘记要画节日贺图了~TUT~
小碗儿~小赦赦~我对不起乃们。。。[捂脸奔走]

再怎么样还是要画图庆祝一下的吧~[是这样么= =||||]
于是翻出Lenneth女神的旧草图开始画画~
女神~这个情人节我跟乃过了orz。。。

Lenneth副本

[局部]
Lenneth.jpg

画的时候在听军训时候的起床歌~囧~其实是宇多田光的《prisoner of love 》
因为军训的时候宿舍里同学用的这首歌做的闹铃~大家听到这首歌就知道要起床了orz~
于是大家就很害怕听到这首歌~囧~
要不是汤团君力荐《last friend》我想我是绝对不会听它来自虐的~

No.52 / 殘夢 / 留言。6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10  治愈 <<13:30


最近不知道为撒总是很没有动力,虽然儿子那边订单已经下了,但是也只是兴奋了一天。之后倒是更加倦意绵绵。
估计是到了每N个月一次的倦怠期了。

给龙崽的生日贺图总觉得画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对剑龙没有爱。。- -|||
买了移动硬盘把本本里的霹雳剧全都装了进去。终于感到本本变轻松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萤之光》重新载了下来。[TUT这剧真的好治愈]
看着傻宫那个枯萎植物的生命,因为诚诚和部长的出现而美好起来,也会觉得很幸福。
aiko桑的声音也真的很治愈。听她的歌总觉得人会很轻松。TUT我果然还是最喜欢aiko桑的《STAR》和《横颜》。不管听几次,想要治愈的时候,总是不会厌倦。[这点和Rurutia不一样]

天野阿姨唱完《zero的调律》就宣布隐退了。真可惜啊~还是很喜欢天野阿姨的声音的。一直都记得第一次听到天野阿姨的那首《蝶》的惊艳。

嘛~放张儿子的官照来治愈一下吧TUT~

IMG_7974.jpg


No.50 / 何昔 / 留言。14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09  蜡。 <<16:40


今天亲爱的来家里玩,约好了一起看《恐怖蜡像馆》。
于是两人就一人一头抱着我家的卜库塔开始看电影。。。= =||||
我发现我老了。
看文快看不动虐文了,恐怖片也快看不动了。。orz
不过这部还算好,比起《电锯惊魂》来算一般的了。
比较喜欢最后火烧蜡像馆的一段。
到处都是蜡,仿佛世界在融化。

上一次与亲爱的一起看电影还是暑假的时候。逛街路过电影院,亲爱的说想看《绿巨人2》。
于是两个人就挑了最近的一场看。结果等到放映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放映厅只有我们两个。
两个人的电影院,那样的感觉其实挺美好。
今天一起窝在我的小房间里,一边吃东西,一边YY剧情的感觉其实也很好。
充分发挥腐女无处不YY的精神,两个人对于长得不怎么样的变态兄弟,还是可以YY阿YY~正所谓JQ啊JQ~=u=+~
于是推荐一下~

No.49 / 何昔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02  湖心岛 <<17:24


The Lake Isle of Innisfree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and go to Innisfree,
And a small cabin build there, of clay and wattles made:
Nine bean-rows will I have there, a hive for the honey-bee,
And live alone in the bee-loud glade.

And I shall have some peace there, for peace comes dropping slow,
Dropping from the veils of the mourning to where the cricket sings;
There midnight's all a glimmer, and noon a purple glow,
And evening full of the linnet's wings.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for always night and day
I hear lake water lapping with low sounds by the shore;
While I stand on the roadway, or on the pavements grey,
I hear it in the deep heart's core.


现在
我要起身走了
去因纳瑟福瑞
建一所小棚屋在那里
用黏土和藤条筑成
我将在那儿 栽九行豆角
还有一个 为蜜蜂而备的蜂巢
我将独自居住在
风声喧杂的林间空地

在那儿,我该会有一些宁静
因为宁静在缓慢的低落中来临
低落从清晨的幕帐到蟋蟀吟唱的所在
那里,夜半一片闪烁
午间紫色炫亮
傍晚充盈着红雀的羽翼

现在我要起身走了
因为日夜不息的
我总是听到湖水低沉的拍打
沿着岸边的声息
而那时我正站在
行车路面 或灰色的人行道上
我听见了它
在我内心深深的河里

——By Yeats

总是在画完一张图后懒散的闲逛。
然后就这样无意间看到叶芝的这首诗。
英国的诗人,翻译极好。
很多年以前,还是少年的年纪,喜欢广播台里那档叫欢乐都市夜的节目。
第一次听见这首诗是在一个安静的夜晚。
非常的喜欢,胜过少年时代甚是喜欢的《灰姑娘》[很少女的诗,但也极好]
或许,这是一种年华流逝后的沉淀。或许也是,当下的一种心情。

【听】湖心岛

思索了一下,也放上灰姑娘吧。

No.43 / 何昔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2009.02.01  水仙已乘鲤鱼去 <<19:31


趁熄灭前 还可一见
蜡成了灰 沾污了我的脸
纵生万年 泪海被填
浪漫搁浅 旧欢不变

gb.jpg

再见。
不要怪我第一句就跟你讲再见,因为我是专程来跟你道别的。
你不要讲话,静静的听我讲,好不好?
那个时候整个世界都很安静,没有现在这般嘈杂,所以显得我特别吱喳特别开心。
我记得同你一起去看日落,你会在我耳边呢喃讲话,你讲得好小声,其实我一句都没有听清楚。
不过,我好喜欢你这样跟我讲,以后再也没有人跟我这样讲过话了。
因为你跟我说,你要走。
忽然间经过好多年。
我记得,你与我一起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这些地方通通都留在我心里面。
我不会讲我老了,我只会讲,我在这里太久了,时间长了难免知道,人总会将过去慢慢淡忘,
又会看着这些东西,无声无息的那样消失。
我为什么要走呢?
我早两天不知道想着什么东西,无端地去看日落。
那个日落,我记得,就和我陪你去看的那个一样。
不过就算我再装作若无其事,我都不得不承认,我失去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要走了。
如果你还记得我是谁,我知道,你一定会很舍不得我,一定会很挂念我。
再见。

画的时候一直在听这首歌。
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将它称之为歌。
因为它有太多的念白。
但是,仍旧相当喜欢。


No.42 / 朝暮 / 留言。8 / 引用。0 // PageTop▲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