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8.12.06  二三事 <<16:58


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在學校獨自挨過了。

那是怎樣一個中午。
因爲獨身而感到惶惶,兀自思考一個人的時候要做些什么。
依稀記得那天陽光很暖。
偷偷携帶了紙筆去了圖書館,在冰冷的藍色板凳上翻閱著納蘭詞。然後逃出紙筆記下自己喜歡的。紙張展開的聲響在空落的屋子里格外明顯。
身體因爲寒冷輕微的顫抖。
最終,害怕它的清冷与沉寂而逃離。

去食堂吃了一份蓋澆飯。
比想象中的好吃 。生了些許暖意。

看見路上被修建的香樟枝葉。綠的,鋪了一地。青蒼的枝幹還很新鮮,它將它汁液的氣息散發到空氣中,与陽光的氣息混淆不清。
死亡,以及新生。

倚在二樓略微斑駁的弧形白色欄杆上閱讀那些美麗的文字。腳下竹葉青翠。
抬眼的時候看見自己在深陽下拉長的影子与長髮。
那些頭髮垂于我的胸前,黑色的,末端略微開衩,像雜草一樣欣欣向榮。可是我依舊不舍得修剪掉它們。

就那樣站著,胡思亂想,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No.10 / 何昔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 [红 线]一 / Home / 千花紅紫艷陽看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B*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