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8.12.20  [红 线]一 <<21:45


你在黑暗中摸索他的身影,他則被塞北寂寞的風沙所掩蓋。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寂】

早春三月的一場寒潮來的猝不及防。本已漸露春意的宮苑。在一場風雨的吹打下,硬是給折殺了該有的面目。

赦生坐在檐下側耳傾聽青瓷的風鈴發出清脆的碰撞之音。
這個早春聽不見燕子的呢喃聲呢。他交曡著雙臂,將頭靠在褪色的朱欄上。
今天兄長也是不會來了吧。

他的眼睛看不見,索性用乾淨的布條蒙住了雙眼。永遠波瀾不驚的淡漠神情,甚至聽不到一聲嘆息。

赦生是這個國家的二皇子。雖然貴爲女帝九禍的嫡子,卻因目不能視而被長久的遺弃在宮苑荒僻的角落。雖有宮人前去教書識字,但赦生本無多言辭,身邊除了料理生活的宮人更沒有可說話之人。相反,幷非女帝所親生的長子螣邪郎却是在衆人的關懷栽培下長大的。畢竟日後即位的定是螣邪郎,而非他赦生。

對此,赦生并無多怨言。

他尚且還記得那日似乎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也許是春天吧。
長久的獨處,看不見的眼瞳。只能聽見春天夾雜著花落的風聲,夏天那些只能活上一季的蟬的鳴泣,秋天大雁掠過天空的蒼凉,以及冬天落雪的悉蔌。
他喜歡一個人坐在廊邊的朱欄下,一直是這樣。亦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聽到時間的流逝。

那日,服侍他的宮人退下后,他便一直坐在朱欄邊。
陽光很暖,給一切食物都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芒。
這樣的美麗他自然是無法看見的。但即便如此,那日他的心情依舊很好。

他摘下蒙在眼睛上的布條,將臉仰向天空,接受陽光的撫慰。

喂,小鬼……

身後傳來的聲音幷不熟悉,有些張揚。
他茫然回頭,看見的依舊只是一片黑暗。

小鬼,一個人坐在風口做什么。
那么瘦弱,你就不怕被風吹走么?

紅髮的少年低頭看著他与他略有相似的臉,兀自說著幷不好笑的笑話。

赦生轉過頭不理睬他。他扶著朱欄之間的長柱子緩緩起身。
一二三四五六七……
每個柱子之間都是七步。他要在的數過去的第七個柱子的地方左轉進門。
這個不大的宮苑,他早已熟悉。

腳下一空,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他張開雙臂試圖抓住他的溫度,才猛然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場對過往執著的妄念之中。

他還記得他少年時的聲音。
他說,小鬼,皇宮這麽大,不叫宮人跟著丟了怎麽辦。

他張開口,唇齒間的發音不熟稔,音色也因長久不說話而略微喑唖。
我知道……第七根柱子后……是我的居所……

小鬼,你不寂寞嗎?

他睜著澄澈沒有雜質的眼瞳看向聲音的來源。

寂寞……是什麽……

他的眼前永遠是一片茫茫,如同他的命途一般,從不可見。那些話語就那樣飄散在風裏,被一場落花的聲響所掩蓋。

他感到自己被揉進那個懷抱里。

小鬼,記住我的聲音,我是你的兄長。


绕指柔副本

【原來,我始終無法擺脫對紙的眷戀。】


No.16 / 落花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 望日蓮 / Home / 二三事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Re:


> 一?是有后续的吗?=v=
> 亲请加油呐~~~
哎呀~难得有亲来家里玩=3=
囧~这个是半夜失眠随手写的~后续自然是有的~不过写的时候比较零乱所以要整理下在打上来=v=
2008.12.22(13:45) / URL / 蓮墨舞 / [ Edit ]



一?是有后续的吗?=v=
亲请加油呐~~~
2008.12.21(23:26) / URL / 宓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