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8.12.25  [红 綫]二 <<19:52


【指】

赦生從不將螣邪郎稱爲兄長。就如同他從不在螣邪郎的面前,表現他對他到來的愉悅。

他記得他口氣總是一副張揚的樣子,想必他的外貌定然也是如他的口吻一般張揚。有時候,他會在他喋喋不休的時候兀自想像他的樣子。

其實著偌大的宮廷之中也只有他如此無視他的眼疾。
母親的不聞不問,身邊宮人的同情,長久以往的孤獨,仿佛他只是一個廢人。
亦或許,确是如此吧。

雙手緊握成拳,骨節分明。
要用多少力氣,才能獲得力量。


如果有一天你死在這裏了,就把你的小指給我吧。


那時,他依稀是如此說的吧。
而他以一聲輕嗤來表達他的不解。

那日他其實是病了。受了風寒,便起來熱度,一蹶不振的萎靡在床上。
螣邪郎來看他,數落他不該整日坐在那風口廊檐下。
他在在他的懷抱里昏沉的睡去。醒來的時候感到小指上似乎纏繞上了什麽。

他說,你做了什麽。

螣邪郎笑而不語。
赦生感到有什麽輕輕牽動了一下他的小指,然後他的手伸過來触碰他的手,十指絞纏。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這節小指歸我。

彼時,他不明白他的用意。

很多年以後,他從身邊的宮人口中得知,這是一個古老的習俗。
用一根紅綫連結住兩個人的小指,誓為,生死相許。
他在心底笑他的稚,心却也被幸福感所充盈。


我不會把我的小指給你,所以我會用力的活下去。


爲了强健身體,他要求螣邪郎教他習武。
蒙住了眼,尚且有耳,還有清明的心。
螣邪郎教他練戟。
名為狼煙,長而冷的兵器,有硝烟的氣息,揮動的時候可以聽到風劃破空氣的聲音。赦生從此日日練戟,手上生了茧,可是他從未放弃。

有力量,才能阻止改變。


========== to be continue ===========

烛火跳动着思绪
雨带着寂寞淅淅沥沥
是否在今夜 你能够听见我站在窗前
呢喃着过去
风中的百合凋落了片片晶莹
一如你离开时流下的泪滴
总是怕岁月在我的脑海模糊你的容颜
最后来不及
天涯海角都留下我的足迹
没有什么能让我放弃
也许在下一扇门之后就能拥抱你
纵然那只是梦境

年少的轻狂打乱了谁的轨迹
我能看到开始 猜不到结局
渡口的飘雪悄悄染白了你撑的纸伞
染白了回忆
天涯海角寻觅着你的气息
蓦然回首却不见踪影
心间的情丝纠缠总令我难以呼吸
纵然我试图逃避
如果某天能重逢请别哭泣
因为重逢代表着甜蜜
如果说今生今世只能拥有回忆
请相信 我会好好珍惜

最近一直在聽董貞的所唱的《情纏》。
其實喵喵唱的也不錯,但是比起董貞少了一份懾心的感覺。
于是决定畫紅綫的小圖文了=3=


No.19 / 落花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 [红 綫]三 / Home / 望日蓮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B*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