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9.04.04  [约 期] Smile <<15:49


苍遇见赭杉军的时候,他刚失去他的爱人不久。

他们站在落满晚霞的小桥上一起看日落。此前他们并不相识,只是路过的时候都被那片橙黄吸引。
他们对望了一眼,然后彼此微笑。

其实,他一直记不清楚那天赭杉军的样子。
大抵是温暖的。
他的头发是红色的,与余晖相近的颜色,面部被照亮,落下暖色的光影,明暗分明。
眼睛因为光的亮度而被刺痛,视线便落下了朦胧的杂色。他只记得他对他微笑的时候嘴角微微扬起。真诚的样子,但并不快乐。
彼时,彼此是路人,所以很快便擦肩而过。或许留有痕迹,却是浅薄的。

那个时候,苍也不过刚回到那个小镇的宅邸。大而空洞,是祖上留下的。偶尔会有房客。

前几天的时候,苍收到朋友的来信,说有个朋友要去他们小镇暂住一断时间,希望他代为照顾。

苍靠在桥栏上,揉了揉略微有些发黑的眼睛,笑了一下。
或许他再不回去,他会看见他的房客一脸怨念的站在他家门前。

门被敲响的时候,天色已晚。尚有几只夏鸣虫不知疲倦的叫着。
苍打开门。眼前的人提着简单的行李,安静的站在那里,眼神温润。
他感到有些熟悉,却又无法很快想起他。
那人冲他微微扬起嘴角,礼貌的说道,[你好,我是赭杉军。]

于是记忆就那样冲进脑中,天黑之前,他们在桥上一起看过落日。
他亦冲他礼貌的微笑,[你好。]
然后侧身,让他进屋。

他把赭杉安排在他卧室旁边的客房。和他的房间一样,有白色的阳台,并且连的很近。
他说,[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叫我。]
他依旧礼貌而疏离的笑,[好的,谢谢。]

他泡了一杯茶给他,米白色陶制的杯子,握在手里厚实而温暖。
[是来旅行的么。]
[算是吧,也许会逗留一段时间。]赭杉低头饮了一口茶,补充道,[茶很香。]
苍笑了一下,[今天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四处走走,你会喜欢这里的。]
[好的,谢谢。]

苍的宅邸在小镇的深处。屋后有一座矮山,镇里的人叫它封云山。有空的时候,苍会去那里散步。

[想去那里走走吗。]
苍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正面对面坐着吃早饭。
赭杉的目光穿过窗户落在不远处晨曦下的青苍处,继而点点头。

辰光尚早,山上的空气很新鲜。
他垂手而立,闭合着双眼,微微仰起脸。大概是因为尚未散去的一丝烟气,而有被水色浸湿的湿润感。
苍走过去。脚下,樟木或者桐木落下的叶子因踩踏而发出琐碎的声响。
他闻声,转过头看他。
和初次相见时一样的笑容,似乎是放松了身心,所以也显得快乐了一些。
他说,[这里很好。]
苍亦对他点头微笑。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已是晌午。
这里的生活很清闲,苍带着赭杉去吃午饭的时候路过一家书店。赭杉说想进去看看,于是他们便拐了进去。
书店里人不多。因为没有开灯,所以略微显得有些昏暗。
赭杉在一处有阳光的角落,从书架上抽下一本画册。
水彩的画册,握在手里很厚实。
他随手翻开那本画册,里面是只笨笨的红色小狐狸。他不禁浅笑起来。童话的故事与色彩。他在书的封底看到这样一句话。
灯光有些暗了
音乐开始消失了
我 能不能陪你
一起入梦

他合上这本书,走到付钱的地方。
苍走过去,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忍不住笑了。
[你喜欢这样的书。]
[是啊。它很有趣。]
[好了。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东西。]

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这样会心的微笑。
因为这本画着红色小狐狸的图册。


那是一家看起来很普通的店。它并不很大。木质的桌椅整齐的排在走廊的一侧。每张桌子上都用白色的塑料盆子装着一束紫红的布制的假花。一眼望过去却很别致。

[在想什么。]
苍看着赭杉微微有些出神的脸问道。
[这首歌有点熟悉。]
因为音乐放的很轻。苍起先并没有留意店里放的音乐。
于是他眯起他的小眼睛,静静地聆听了一会儿,说道。
[啊。是《The phantom of the opera》里的那首,女主角第一次登台时唱的……]
[《Think of me》。]
[是的。这首是David Archuleta翻唱的。]

他们微笑对视。
[你也喜欢那部电影么。]
[是的。很喜欢。]
[……]
于是他们呆在那个店里的时光从中午蔓延到了下午。

think of me, think of me fondly,
when we've said goodbye.
remember me, once in a while.
please promise me you'll try…

反反复复。

注:第一句是病句。这里指赭杉失去了爱人。





[待续。]

-----------------------------
因为最近腰疼,于是我终于开始动手写这篇文。
第一句话是病句。充满了歧义。
我试过将他们的位置调换,但它依然是病句。
而我对这样的病句充满执着。
以上写到的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我最近喜欢的。[= =]
于是这是篇为了自己而写的文。

No.74 / 落花 / 留言。2 / 引用。0 // PageTop▲

← 草莓。 / Home / 纸鹤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请相信我是当它治愈系来写的orz。。。
[难道腰疼会产生感觉偏差~囧]
2009.04.05(22:07) / URL / 蓮 / [ Edit ]



等待后续。最近都偏惆怅么……
2009.04.05(21:26) / URL / 蓉。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