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夕照深秋雨。
          逝川與流光,飄忽不相待。


>> 墨舞亦恕。


之莗

管理人:之莗
滿堂花醉三千客,
一劍霜寒十四州。

閑雲野鶴無常住,
何處江天不可飛?

-----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 素年錦時。


+{近况關鍵詞。} 画图 / 睡觉 / 小說 +

+牆頭草+
+腐宅囧+
+道門控+
+午夜黨+
+互攻有愛+
+雷雷更健康+
+冷CP爱好者+

{劍叁。} 道剑道 / 策受
{霹靂。} 蒼赭 / 螣赦 / 朱簫
{盜墓。} 瓶邪 / 花邪
{古劍。} 龍鳳 / 陵蘇 / 磊蘭 / 恭all / 月淵
{秦時。} 衛聶 / 高荊
{兒子。} 暮歸 / 琅琊

{雷。勿提} 吞螣 / 赭墨 / 恭受

+巢穴內圖文請勿自行轉載+


+白首太玄經。+白首太玄經。
+道劍道同好交流地。+深山夕照深秋雨


>> 朝生夕死。




>> 陌上觀花。




>> 流水浮灯。




>> 何人共醉。




2009.05.06  春梦。 <<02:00


多少离恨昨夜梦回中
画梁呢喃双燕惊残梦
月斜江上 棹动晨钟
前梦迷离 渐远波声
笛声悠悠 春去匆匆


那夜,苍梦见了赭杉。
他梦见他们少时欢好的姿态。

他记得赭杉的身体很白,很干净。抚上去的时候光滑而干燥。

他最喜欢他脊柱挺直时凸起的肩胛骨。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那个时候他的手总是会穿过空隙,捞住他的腰肢,最后手指停留在他的最下边的肋骨上。
不知道为什么,那样他会感到安心。也许是他害怕有一天,他真的会振翅飞走。

或许亦不是。

他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喜欢看那些飞鸟来去。
他看见他站在高处,张开双臂,迎风而立。仿佛随时会随着那些飞鸟远去。

然后他上前,抱住他。
我们回家。

他不知道那个时候是不是真的上前抱住了他,也不知道他是否对他说,我们回家。

他记不得了。
那些时光太过久远了。
他们年少时的痕迹被布上了斑驳的影,模糊了容颜,与岁月。

醒来的时候,他看见一只飞鸟从窗棱边掠过,月光之下,光影一闪而过。
他不知道是不是他回来看他了。

他推开窗的时候,只看到一地皎洁的月光。


No.95 / 朝暮 / 留言。0 / 引用。0 // PageTop▲

← 陌上观花。 / Home / 被点名了=u= →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B*URL  
 Home